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法集资,切实提⾼⻛险意识

对话币安 Labs 前投资总监 Christy:4年500倍收益后,如今计划为 Web3 社区建设游乐场

crypto @ stanford 2022-01-15 12:43:18
币安 Labs 整体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可能是世界历史上表现最好的基金。在四年内,超500倍。这在世界上从未存在过。

image受访人:Christy Choi,币安 Labs 前投资总监

编译:麟奇,链捕手

主要观点:

1)币安 Labs 整体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可能是世界历史上表现最好的基金。在四年内,超500倍。这在世界上从未存在过。

2)我们看到许多社区通过DeFi、NFT、DAO等模式诞生,但它们都是碎片化的。我们想要人们汇聚在一起,让他们现有的身份不受社区限制,去到一个可以共同玩乐的地方。我们用游戏来隐喻这将如何进行。

3)我至此仍不认为有任何项目已经解决捐赠问题,因为其实真正推动创新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我们的意图,以及我们如何去创建激励机制。

 

背景+币安

 

C@S:你哪一年去的GSB(斯坦福商学研究生院)?

Christy:我是从21年9月份入学GSB的,正在读MBA一年级。

 

C@S:你家乡是哪的?

Christy : 我来自韩国首尔,但像个浪子一样,在不断搬家的过程中长起来的。五岁那年,是我第一次来到美国,然后我又是在韩国上的高中和大学,所以我算是个比较地道的韩国人。

 

C@S:你是怎么对加密产生感兴趣的?

Christy:我认为自己是个流浪者,是因为我的曾祖父母是朝鲜难民,我的家人为难民建造了医院和学校等设施。所以基本上,我一直都非常关心难民和移民的情况,我也与我的姐姐和姐夫开办了一个非营利组织,他俩一直全职致力于这个组织。我之前在工作之余创建了一个教育平台,运营着那个非营利组织。

与此同时,我在为三星做一个项目,是关于设想未来30年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的一个项目,以及颠覆性的技术将如何塑造它,其中之一是区块链技术。我听说过这么一句口号,“区块链将使捐赠透明化”。显然,对于很多捐赠者来说,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在捐赠之后,这些捐赠物品或资金的去向。是的,这就是最初将我引入加密世界的缘由。

很明显,没经过多长时间,我就发现那就是在胡扯。我至此仍不认为有任何项目已经解决了这个捐赠的问题,因为其实真正推动创新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我们的意图,以及我们如何去创建激励机制。那段经历,大约是2016/17年的时候,当时的加密行业还非常小,当我联系了所有的创始人时,他们几乎都以某种方式做出了回应。

 

C@S:你是怎么从韩国首尔来到GSB的?

Christy:说来话长。当时通过接触加密货币领域的创始人,我认识了币安CEO赵长鹏。当时是币安在ICO后起飞的时候。所有的中国加密交易所都被禁了,但币安幸存了下来,因此他坐拥数亿美元。三天时间,我们一直在讨论加密的意义,以及我们在加密领域的角色应扮演的角色。也就在那时,我决定加入他们,并为币安设立了投资部门。

那是在2018年初,ICO的狂潮时代,资金随着满天飞的白皮书滚滚而来。币安也确实没有什么理由参与其中。很明确的是,这些项目对什么是适合市场的项目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所以我们尝试帮他们解决这一问题,并支持他们去建立自己的社区。也就是由此,我们创立了Binance Labs孵化项目。本质上就是给试图解决加密领域大问题的聪明人开第一张支票。这些项目包括Polygon、Injective Protocol、NYM等。

我们非常热衷于解决加密领域的这些大问题,但与此同时,币安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例如,在美国,币安平台为所有用户提供服务。但是,由于其他国家逐渐在形成自己的监管结构,我们必须得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创建单独的平台。我们基本上必须创建不同的法币交易所和法币入口通道,以使用户能够进入币安、KYC认证并能使用的合规支付渠道等。

也就在当时,我被调到了币安的并购部门,并监督市场扩张。因此,我的工作转变到成为一名加密投资者/生态系统建设者,来运营币安交易所。回想起来,这并不是我真正的激情所在。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与创始人合作并建立社区。那时候我意识到我需要回到我开始的地方,我的使命是我们如何赋予人们加密技术,于是我决定离开币安。

有几个人真的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恰好他们都来自 GSB。所以他们在听完我的故事后,大家就像是,感觉属于GSB的时候了。我们真正考虑了我们想要去做什么,我们的激情所在之处。我的GSB入学论文是“什么对你最重要,为什么?”,对我来说,这有点像临床治疗课程。我很努力的在想是什么激励了我,什么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以及我现在应该做什么。我们的生命很短暂。所以,这就是我进入 GSB 的过程。

 

C@S: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什么对你来说最重要,为什么? 

Christy: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爱别人,爱得离谱,甚至有点过头了。所以重点是创造影响。

回到我的家庭故事上。我成长过程中,最大的困扰是我的父母和祖父母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社会企业家。但我对科技充满热情,所以我一直在挣扎。为什么我是很喜欢非营利组织呢?对我来说,我通过加密行业发现,有一些方法可以通过技术和金融在世界上产生更大的影响。就在那时,我意识到这是我真正热爱的事情。

但我认为现在激励我的东西不同了。我认为仅仅因为我们在加密货币中,并且我们有正确的意图,我们就可以对人类产生巨大的影响。Binance Labs 整体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可能是世界历史上表现最好的基金。在四年内,超500倍。这在世界上从未存在过。但我们并没有真正能够维持那么久,因为我们都离开了。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作为一个团队一起赢得集体胜利。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我个人认为,每个人都做得很棒。大家之后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但我想作为一个团队获得一次成就,而不是作为个人。

 

C@S:500倍,哇。你在币安工作时,评估项目的策略是什么?

Christy : 这真的取决于项目的阶段,但是对于写第一张支票来说,Alpha 收益来自于尽早下注,我认为对于这个早期阶段,它肯定是关于人的。我真的很喜欢具有良好协同力和远见卓识的团队,同时也足够理性去专注于他们正在构建的东西,并且永不言弃。

 

C@S:你能举个例子吗?

Christy:两个例子,从Terra开始说。因为Do Kwon 来自斯坦福。Terra是我有史以来最困难的投资项目,因为币安的很多人都对算法稳定币持怀疑态度。当时是 Do 和 Dan,Dan是 Terra 的另一位创始人,我认为他们是一对完美的组合。Dan是一个极具商业头脑的人才,而Do是一个技术含量高、研究驱动型的创始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Do基本上已经成为当今加密领域最优秀的商人。

Do具有独特的个性,他拥有非常强大的领导力。但我确信,一开始,我们的信念来自于两者的结合。他们有一个宏大的愿景,他们曾厚着脸皮说,“我们要为加密货币创建一个金融系统。”

另一个例子是 Injective,这也是一个由来自斯坦福的 Albert Chon和 Eric Chen 创造的项目。这俩人只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当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他们只有一份白皮书而已。但他们真的对其正在建造的东西充满热情。此外,他们对其需要什么样的帮助,表现的非常诚实。 

 

C@S:无论是个人还是作为投资者,你现在对加密货币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Christy:老实说,我认为加密技术正在跨越鸿沟,所以加密技术中的一切都很有趣。我对加密的定义是建立一个巨大的激励系统,我们可以在其中及时的、全球性的、公平地奖励人们。我认为我们正在进行一项大型的社会实验,研究这些激励系统将如何工作,尤其是从数字生活开始。那么我们如何创建这个激励系统并对其进行扩展;这可能是我看到的最有趣的东西了。

 

Christy 的当前项目:为 Web3 构建一个游憩胜地

 

C@S: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当前正在忙一些什么吗?

Christy:公司的名字是AO,我们正在开发Spacebar,这是Web3社区的游乐场。我们看到许多社区通过DeFi、NFT、DAO等模式诞生,但它们都是碎片化的。我们想要人们汇聚在一起,让他们现有的身份不受社区限制,去到一个可以共同玩乐的地方。我们用游戏来隐喻这将如何进行。

 

C@S:你能告诉我们这个平台到底是怎么运行的吗?

Christy:我们正在构建一个游戏作为其隐喻。假设支持元宇宙的基础设施将在某个时候产生,我们想开始构建将支持元宇宙建设的基础设施。在我们当下的数字生活中,我们正在将一切都游戏化,本质上,激励系统就是去将事物和人类互动游戏化。 

所以为了创造我们所梦想的游戏化世界,我认为我们应该从创造一款游戏开始。我们的游戏是为了聚集社区,然后通过模块化的方式让社区拥有游戏。核心团队构建最初的组件,但是社区可以插入不同的工具。这些工具可能是由我们的团队构建的,或者可能是已经存在的DAO工具,或者是DeFi产品,或者是我们的生态系统开发者在平台上构建的工具。

这款游戏是一个含有大量隐喻的太空主题游戏。想象一下,我们在一个太空酒吧,每个人似乎都很开心,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标和任务。这一切都是为了找到你生命的真正意义。其中的隐喻是,如果你在一艘宇宙飞船里,你正在启动你的宇宙飞船,当你在遨游太空的时候,你会在你的生命过程中遇到不同的星星。每次你遇到的一颗星星,都是你生命中的大事件。是否要将其铸造为 NFT 是你的决定,就像你是否要为该事件赋予意义一样,这完全取决于你。所以用户收集 NFT 并铸造它,收集最多 NFT 的人将赢得本轮比赛。这是游戏的alpha版本。

对于某些人来说,赢得比赛可能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就像在生活中,有些人追逐金钱或地位,但有些人却在生活中找到了不同的意义。还有其他概念。举个例子来说吧,在最初的游戏中,你需要以个人身份去赢取奖励,但是我们允许玩家将自己的身份变成一艘宇宙飞船;你用你现有的NFT来代表你的飞船。

通过这种方式,拥有这些PFP NFT的用户一开始将作为一个社区加入进来。我们之后将创建一个队伍系统,用户将创建不同的队伍以集体身份赢得奖品,而组建初始队伍的最明显方式可能取决于用户持有的NFT。但是随着游戏的发展,用户可能会和拥有不同 NFT 的人组成一个队伍。

这个队伍系统也是我们试图定义NFT游戏的合理价格发现的方式,我认为这是当前行业的一大问题。我们会有一个固定的价格池,然后会有一定数量的人在玩这个游戏,宇宙中就会有一定数量的星星存在。因此,如果应用这个方式,我们将能够为每个星星NFT给出一个价格。

一开始,我们自己建造星星,但随着游戏的推进,将由用户来创造这些星星的不同形状和颜色。我们可能也会进行添加,这我不确定,行星或空间组件。但从本质上说,通过添加这些身份层,就会出现不同的元游戏,如排行榜、排名、NFT,当然还有DeFi和DEX等。我认为我们会通过添加这些不同的元素来构建元宇宙的构建块职能。

 

C@S:目前你和谁共事这个项目?

Christy:项目团队是一群来自斯坦福的人。我们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并非来自斯坦福大学,但他可能是自 2017 年以来第一批谈论区块链游戏的人之一。当时我在尝试更多地去了解区块链游戏和 NFT 时遇到了他。他来自手游行业,并且现在他想从手游行业转行到加密游戏。

项目的CTO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目前是 Meta 的高级工程经理。他是一个很棒的人,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一直想如果我要创办一家初创公司,他必定会是我的 CTO。所以这两个人是我首先联系的人。

我们还有一位才华横溢的美术总监,他曾就职于迪士尼、Take-Two Interactive、腾讯美国等。他非常有才华,设计出了韩国历史上最成功的游戏之一。

 

C@S:在这个项目中,你预计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Christy:绝对是社区。我认为,对于所有加密项目来说,关键在于如何构建初始社区。因为社区为我们提供动力,我们为社区而存在,我们将如何促进和激励这些社区成员从一开始就对项目感到兴奋?这将是最大的挑战,并且它将是一个永久性的挑战,即使这个项目非常成功。

 

如今的加密行业

 

C@S:Web3 对你意味着什么?

Christy:Web3是关于协作的,当我说到协作时,我认为WAGMI( (We All Gonna Make It,我们都会成功的)就是Web3本身。在Web2中,所有的价值基本上都被巨大的科技平台所捕获,从定义上来说,少数创立Web2的玩家能够设定最有利于自己的规则,所以让人们拥有所有权真的很困难。

在Web3中,我们最终将创建一个真正的开源经济,并将这些被动用户转变为积极的利益相关者(也就是代币持有者)。所以对我来说,我们现在的阶段更像是一个实验,因为我们还没有真正证明什么。但这确实是世界正在向其转变的方向,我认为加密正在成为Web3的支付和激励层。我认为Web3可能不应该被称为Web3,因为我认为区块链本身就是一个新的web。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给它起个新名字。

 

C@S:当人们今天想到 NFT 时,他们通常指的是可以购买和交易的 JPEG。你认为这些 JPEG 只是 NFT 的早期版本,还是说JPEG NFT是否会随着元宇宙的进步而继续发挥作用?

Christy : 当然不是以jpeg的形式,但老实说,它现在是以这种方式呈现的。我不认为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非常先进的东西。我看到很多项目推出了各种NFT,并带有更奇特的视觉效果,甚至是3D效果等等,但目前,NFT的用例仍然非常有限。这也是 Spacebar 想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我认为我们会尝试模仿很多现有资产的存在形式并将它们转化为 NFT,但是当我们将现实世界的元素转移到数字世界时,我认为产生不同是有必要的。我们现在是在随机地将稀缺性强加到数字生活中,而实际上我们拥有无限的资源。所以这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因为很多人基本上都在尝试创建能代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事物的NFT。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这将是下一波NFT浪潮,但我认为当你真正纯粹地为你的数字生活去创建NFT时,它才是真正令人兴奋。我认为当我们的数字生活变得比我们的现实生活更重要时,这将是它的一个临界点(引爆点)。

 

C@S:你会因这个临界点而感到兴奋吗?

Christy:我对此非常兴奋。这个临界点可能会,或也可能不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我认为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解决大量现实问题,包括能源、计算、存储、可扩展性;在我们走到那一步之前,所有的技术问题都必须被解决。同时,我认为从长远来看,人们会嘲笑当前的 NFT 市场和其JPEG的存在形式。

 

快问快答

 

C@S:假如加密领域已发展为现在的100倍,或已经发展到其极限状态,你对这样的加密时间有何看法?

Christy:我认为加密行业没有终局。它只会嵌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认为我们这一代和年轻一代中的每个人都将是加密原生的,并且生来就有加密交互的能力,就像我们当前与app或互联网等进行交互一样。

 

C@S:你对刚进入加密圈的人有什么建议?

Christy:我建议首先从推特开始。

 

C@S:我们需要关注哪些顶级 Twitter 账号? 

Christy:我先只建议一个,他是DeFi Alliance的Qiao Wang。他是唯一值得让我开启推特推送的人。我很喜欢这个人,因为感觉他几乎发了我也一直在想的发推文,但他只是用一种非常非常简单的方式去概述它。他非常擅长捕捉加密货币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但以非常有见地的方式解释它。简单的话语,但非常有见地。他是我在加密领域最尊敬的人之一。

 

C@S:你会向别人推荐商学院吗?

Christy:这取决于你以前的经历和你想要发展的方向。我不认为我会向所有推荐去商学院。尤其对于 Web3 来说,我强烈建议不要读 MBA。

免责声明: 作为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 本站所发布⽂章仅代表个⼈观点,与深潮官⽅⽴场⽆关。如信息中侵犯知识产权, 请及时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第⼀时间删除⽂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