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法集资,切实提⾼⻛险意识

圆桌对话:谈论5大公链/Layer2发展路径与规划

winkrypto 2022-01-17 11:39:16
讲到公链的话呢毋庸置疑这是2021年最热门的话题,今年市值增长最快的一定是公链项目,各个公链都有在今年也大量做了很多的事情,有很多的创新,无论是在底层技术发展还是在上层应用发展上面,都有很多值得可圈可点的成绩。

1642389523(1).jpg

主持人:

刘锋

嘉宾:

Dfinity 中国区负责人 Herbert

Avalanche 亚太区负责人 Wilson

Polygon 中国区负责人 Cora 

Algorand 基金会亚太市场负责人 修齐

Polkaworld创始人 庞晓杰

刘锋:很高兴在岁末大家可以在一起聊一下关于公链这个话题,讲到公链的话呢毋庸置疑这是2021年最热门的话题,今年市值增长最快的一定是公链项目,各个公链都有在今年也大量做了很多的事情,有很多的创新,无论是在底层技术发展还是在上层应用发展上面,都有很多值得可圈可点的成绩。

在开始我们讨论之前呢,我想先邀请每一位嘉宾,请你们简单的用一两句话介绍一下自己,让听众对你们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Herbert:我是Herbert,是Dfinity基金会的亚洲区负责人。我从大概17年开始进入到这个行业,那个时候我在硅谷,就已经对Dfinity开始产生兴趣,被他们当时的这个庞大的愿景所吸引。但当时因为Dfinity主网上线还比较远,我后来加入了AWS,负责当时Amazon Web Service在大中华区的startup ecosystem,大概半年前的话来到Dfinity,现在是负责亚洲的整个生态建设。

晓杰: Polkaworld是Polkadot的中国官方社区,由Web3进行资助,很高兴今天一起在这里和大家聊一下关于公链的话题。

Wilson:在这么一个年末的时候,各条链也好,各个企业也好,都在做很多总结。今年整个公链趋头起来其实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整个Crypto市场的发展带动了非常多新用户的进入。从雪崩的角度来看,我们从去年主网上线来已经1年多了,带动的影响也非常大。我自己本身做了十几年的传统金融,包括从证券、衍生品、期货、还有固定收益,基本上我都已经做过了。从18年开始进入到这个市场后,我被这个市场的灵活度、空间、发展速度,还有包括发展影响力所吸引,去年底进入这个Avalanche之后,觉得整个公链的发展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平台级的吸引力。今年一整年,我的小伙伴们还有总部的同事们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亚洲区的市场发展规格来说,我和各个伙伴见证了很多市场的变化,我觉得市场一旦经历变化之后,才有更精彩的一些过程。

Cora:我是Cora,我现在是Polygon的中国区负责人。在进入币圈之前,我从国外留学回来就开了自己的国际贸易公司。一七年的时候接触了币圈,开始了解比特币,然后从事了这个行业的市场社区运营,差不多也有5年多的市场和社区运营的经验了。Polygon 今年才改的名字,之前是叫 Matic,我自己是从19年就开始关注到 Matic,在年底买的 Matic,那个时候还不是员工,现在的确让我有些惊讶,没想到Matic会有这样的一个发展。我是今年9月下旬进入的Polygon,负责Polygon的中国市场运营和BD。

修齐:我是修齐,现在是Algorand的亚太地区的市场负责人,我也是刚进Algorand不久,我18年进入区块链这个行业,之前是在迪拜做政府的媒体工作,一直以来做的都是媒体和市场方向。

刘锋今天来的几位代表所在的公链项目在2021年都有特别好的表现,所以我想下面第一个问题,请他们各自迅速的给大家讲讲,他们觉得在2021年,自己所在的公链项目里面,生态发展中最值得骄傲的地方,还有最有特色的地方是什么。

Herbert:我们这个Layer 1区块链叫做互联网计算机或者简称叫IC,在今年5月份上线。转眼的话也快有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个人觉得最骄傲的几件事情:第一的话我们的网络从来没有宕机,以前在老东家AWS,经常碰到出事宕机,所以我觉得如果做一个网络,一个底层建筑,一个基础设施的提供商,这个网络能能保持稳定不宕机,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还算经住了这个考验,而且经受过几次压力测试。7、8月份,我们生态里第一个NFT发行,盛况空前,但网络也顶住。然后第二件事,我们的基金会建立了一个跟开发者沟通的论坛,几乎80%与社区的讨论都是在这个论坛上发生的。比如最近我们的DAO在讨论25个未来proposal, 在我们论坛上跟各位的开发者们进行了很充分的讨论,吸取了很多的意愿。我们也应该有行业里面可能是最大的一个R&D团队,有近200人,这个过程是很罕见的——与 developer 之间如此透明,和这种充分的沟通吸取大家的意见反馈,甚至邀请我们社区里比较著名的开发者来参加我们每个礼拜的全球周会。基金会有这样一种良好的心态,与大家共建这个生态。第三点的话,我们互联网计算机的去中心化做的不错,全球的节点现在是400多个,虽然还没有在中国落地,中国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工作。全球400多个节点是由50多家节点运营商来提供的。我经常阐述,我们在中国区的首要任务一定要是去中心化,所以哪怕我们有一些产品比较晚落地,速度慢一点,并不是因为我们自己做不了,我们是想让社区的开发者来做。这种取舍是经过多个不同层面的测试。但是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平衡应该怎么把握。这6个月来我们一路摸索,吸取意见,并没一个标准答案,大家都在这个行业说去中心化,但是这条线究竟划在哪里,其实是很难把握的。但是我觉得,不管从一开始是一个行业的观察者,到几个月后我自己加入到基金会,我自己经历了很多与开发者们之间的故事,我也希望基金会能把这个路线继续坚持下去。我希望这些给行业里不管是Layer1 还是Layer2也好,能起一个baseline的作用。

晓杰:从数据的角度来说,Polkadot在今年应该算是链上被质押的总价值最高的一条链,可以被理解为TVL吧。这只是说公链上面的DOT的总质押的这个价值,还没有算平行链里面这些TVL。Polkadot 这条 layer0 的中继链上总质押数额应该是所有公链里面最高的。

Wilson:Avalanche给我一个非常强大的感觉,从0到1。去年我当时刚开始去推广这个项目的时候,几乎身边没有什么朋友知道这个。其次大家对于整个公链层其实理解的深度非常薄,大家都在追随热点和概念。但是从技术、产品和平台的发展来看,真正就是从0到1。因为我个人经历了18、19年这样非常躁动的市场,还有非常低迷的市场,不管市场怎么发展,很多的技术其实还是在推进的,很多的产品还是在建设的。首先去年主网启动之后,我们今年跟以太坊建立了叫 Avalanche Bridge,速度快成本低,用户体验好。其实我觉得生态核心是需要打开一扇门,让用户进来。我们Avalanche的底层比较复杂,有Xchain、P Chain 和C Chain,大多的应用都在C Chain上,用户如果早期进入这个 C Chain上会非常麻烦,需要7-8步才能进入,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集成一个C Chain的 access,用户可以直接从交易所一步到达我们的这个生态的应用层。我们还推动了Avalanche Rush项目。对于用户,我们把门打开了,进来之后也需要有激励机制,我们推出了1000万个 token 奖励(目前价值10亿美金)。所以我们首先做的是底层的完善,第二就是打开我们的门,让更多用户进来,第三就是给用户更多的激励。最后一点是来自于我们生态基金的建设。我们成立了北美的基金叫Blizzard,亚洲的基金叫AVATAR。我们通过多个层面的结合,去促进整个生态的发展。通过一年多的努力,我们可以看到整个生态已经从0到1,应用、用户和资产都非常庞大,并且还处于一个成长的状态中,最后我们也在筹备黑客松。下一步我们打开的就是从1到X的一个过程。

我们把它比作城市发展。建立一个新城,首先就是招商引资,之后人才引进,还有产业基金支持。所以招商引资其实就是把项目吸引过来,人才引进就是把大量用户引入,产业基金支持其实就是通过投资也好,奖励机制也好,去激励这些用户,所以我觉得从底层逻辑来说,这是一样的。

Cora:一个公链难免有bug,虽然Polygon今年发生了这样的bug,但是我们处理的还是不错的,首先币价上大家没有恐慌,其次就是我们采取了一系列的举措,搞硬分叉。损失我们也是在控制范围之内,让这件事安稳度过了。Polygon今年整体的一个发展,首先是主网上线,然后我们宣布要做生态,之后从Matic改名到Polygon。前两天,我们agency WTMC整理了一些生态数据,Matic从年初最低点还是0.01781,到今年最高涨到2.92,涨了163倍吧。生态上面的项目涨幅,20倍以上的就有将近30个,像是Chainlink,还有一些知名的项目比如Sandbox、Uniswap等都陆续加入到Polygon生态上面。截至目前,我们生态上已经又3000多个项目了,这个发展速度确实有点吓人。5月份推出SDK,6月份推出Polygon Studio,这个我们拿出一亿美金的基金来支持这个赛道上的项目,比如GameFi、SocialFi、Metaverse等。8月份收购了Hermez,欧洲一家做ZK方案的团队,9月和4大会计事务所之一安勇达成合作。十一月份推出了Polygon Miden,12月份收购了Mir。之后推特主号关注者超过百万。我们四月份建立的中文社区电报群目前也达到了2万3千人。回顾今年整年,我们整个生态是在不断扩大,技术团队也在不断增强,今年确实是Polygon爆发的一年。

修齐:Algorand主网上线两年,也没有宕机过。今年Algorand也做了很多事。最主要的是今年我们正式推出去中心化治理。Algo总量不到100亿。目前三分之二在市场上流通,还有三分之一是生态基金,今年开始,我们正式将这笔基金的使用决定权全部交给社区。持有Algo的用户都可以参与社区治理投票。每个治理期大概是3个月,一年有4期,一个治理期大概会持续进行两到三年。我们第一期治理就是今年,十月开始,十二月底结束投票,锁仓量大概18亿个Algo,全球大概有七万多位治理者参与,这些治理者在十二月底瓜分600万个Algo。这是目前公链上最去中心化的一场治理。然后Algorand也开始做一系列部署,进行生态扩张,拿出2.5亿Algo成立一个Grant来激励我们的新项目,目前大概有800多个合作伙伴,虽然不算很多,但比起去年来说资助的项目翻了10倍,明年预计会继续加快这一个进程。其他还有包括一个1.5亿的流动性激励计划,也是给DeFi项目来做一个质押激励。对于每个赛道来说, Algorand都会分出一些资金来支持。其次我们在今年十一月的时候推出了一个高校合作计划,叫卓越中心计划,希望通过和高校合作发展一个多元的爱好者社区。第一阶段也收到了45个国家119份意向书,然后官方统计Algorand开发者大概有一万人左右。最后一点是Algorand虽然主网第三年了,但是还是持续有圈外资金进入到Algorand,上个月就拿到了花旗银行高管做的一个15亿基金支持,还有许多传统金融的资金进入我们生态。因为持续有钱对于公链来说也很重要。

刘锋老师接下来我们讲一下开放的问题。我想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刚才听到的,几乎每一位朋友在介绍自己生态的发展中都提到这个TVL数据,似乎这个数据现在成了一个公正的来衡量一个公链生态发展的指标,但是这指标是不是有效的,或者是不是有其他更多的指标可以来衡量一个公链生态发展的健康程度,我特别想听听各位的见解。

修齐: 对于Algorand来说,很难用TVL来衡量,Algorand做DeFi的时间总体比较晚。如果激励足够的话,他的发展会很快。这些头部DeFi的快速成长会反哺给公链的币价。

如果说仅仅是回到公链做一个底层呢,我会觉得三点比较重要,首先是稳定性,其次是安全性,最后就是去中心化。这三点偏向核心。当然也会有其他指标比如执行速度、能源效率、是否对开发者友好等。但这些我觉得不可能百分之百完美解决。总体来说,技术相对稳定安全,然后可持续发展和去中心化程度比价高,这些是作为Web3基建应有的公链。以前以太坊的市场占有率高,但从现在的数据来看,他们的市场在慢慢下降,因为今年所有的公链都在扩张,抢占了以太坊的市场。目前,我们的公链还处于一种想要从以太坊那边占据一些增量。很多Web3革命性的应用和理念都是从以太坊上出来的,比如说Crypto Kitty,这两年的Uni啊。所以短期内的公链不能很单纯地用TVL,生态上面的体量来和以太坊生态PK。但我们每条公链目前都在寻找自己的定位和未来发展方向。短期内我们最重要的还是要明白我们这些公链是不是在自己的定位上保持一个很好的可持续性发展。比如有的公链是为以太坊提供他的扩容性,有的可能就是细分赛道,有一些就是功能性。拿Algorand来说,他就是一条金融公链,今年又加上绿色公链这个概念。我们技术团队的背景主要在学术和产业上面,所以资源会更侧重于与主流的合作。我个人会很喜欢由下至上的一些Crypto的趋势,比方说今年DAO啊、域名、元宇宙这些好玩的东西,但同时我们也看到有一些东西他需要由上至下,比方说Web2或者是Web2之外的一些政策趋势,像今年很火的碳足迹、环保、金融业的变革等,以及国家层面的一些基础设施的发展。Algorand可能就作为一个串联新旧两方面的枢纽,首先他运行比较稳定,然后他非常合规,所以他能够和一些主流的金融机构和国家政府来合作,比如之前那个用比特币作为官方法币的萨尔瓦多就和我们有合作。我们对国际趋势也更加敏感。所以我们在今年也做了绿色的碳中和链,并且会有专门的资金来支持这些与政府合作的项目,所以不能只看生态上面的应用体量,更多的是看能不能够在自己的定位里保持健康的发展。对于Algorand来说,将来的衡量指标将会非常多。

晓杰:波卡其实不能说是TVL吧,是去质押你的Dot,然后维护整个网络的安全,所以说如果单从网络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程度上面讲,Polkadot应该是在公链里面算比较靠前的。就Polkadot网络的质押其实跟常规理解的TVL还不太一样,他是质押在这个网络里面,用来维护安全的价值。目前来说质押了6亿多个dot。那么公链以及衡量生态的指标是哪些呢?Polkadot这个公链的发展跟其他在座几位公链相比,大家最常诟病的就是他的生态。Polkadot它本身不是Layer1这层的区块链,它是Layer0的原协议,它会更底层更抽象一些。如果大家不理解Polkadot的中继链和平行链的关系是什么的话,那么可以理解为它是一个Layer0的原协议。它通过平行链拍卖,接入到Polkadot上面的每一条平行链。如果简单理解的话,每一条链都是一个以太坊,他的生态的跟现在的公链是没法在一个级别上面去衡量和对比的。要对比只能去对比在Polkadot Layer1这一层公链的项目。为什么今年是Polkadot生态的一个元年,是因为平行链上线了,会有更多应用在平行链上面增长。习惯于以太坊上面的开发者才能进入到Layer1平行链生态里面去做开发,他的这个生态才会慢慢成型。虽然Polkadot的白皮书到现在是有5年了,但在这一年终于把白皮书的内容实现了。在2022年整个生态才会慢慢成长,然后才能去把价值捕获到Polkadot本身。对于安全性、性能以及去中心化程度,只有经历了2022年XCMP的优化后,才能有一个指标对比。目前只能讲Polkadot做到了足够的去中心化和足够的安全。2022年它重心会在性能优化上面,同样的它的平行链生态才会慢慢成长出来。

Herbert:从互联网计算机这边来聊怎么衡量一个公链的健康发展,有三个指标。第一个就是他的速度,第二个是他的存储成本,第三个是他的Dapp的多样性。考虑到我们是一个应用网络,我们会去想如何能够稳定高效地去运行一个网络程序,这是至关重要的,这个甚至比去做资产的Value更加重要。目前我们的速度有两种: 写的速度是2秒以内,只是读的话200毫秒以内。经过我们的优化,这个速度在过去六个月时稳定的下降,越来越快,我们希望在两到三年内把速度降到50ms以内,基本上我们就可以玩王者荣耀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去接企业级的服务。第二个存储成本呢,可以把互联网计算机这个网络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阿里云,不光可以提供智能合约,还可以提供存储和算力,但这些都是去中心化的。现在存一个G,一年的费用是5刀,还是很有优势的,之前提到我们全球有400多个节点,随着节点变多,我们的成本会越来越低。对于开发者来说这是非常大的一个便利,因为你就可以准确地推算出做一个网络应用的成本是多少。第三个就是Dapps的多样性,生态里面当然有数量有深度,但多样性也很重要,我们想做的是颠覆整个互联网,希望把整个互联网最底层的价格重新写一遍。最近出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在10月份的黑客松里,获得头奖的是在我们IC上做了一个电子邮件系统,也受到很多行业里crypto fund的追捧。前两天我还看到我们生态里有个项目做了一个youtube。这是我一直想做的,我认为youtube是Web2.0时代最了不起的一个产品之一。我们在中国做了一次黑客松,头奖是来自浙江大学区块链实验室的项目,他们把Python搬到了我们的区块链上,大家可以直接去Pip3里面,从packaging manager里下载我们的IC, python可以直接在我们IC上面运行。还有人把matlab搬到IC上,也有国外的把Java搬上来,这些都是相当有趣的。

Wilson:首先我把TVL类比为一个经济体的GDP,他的产出量跟整个生态的一些活跃度或者整个资产量是相关的。你生态的资产多,就能够更好的去体现一个生态的丰富和活跃程度。其他数据是可以造假的,但是真金白银(TVL)很难造假,所以TVL这个指标可以体现出体量。然后看一个经济环境,有几个重要的指标,第一开发者人数,第二是用户人数,第三是你的交易情况。这三点主要看经济体的架构层和血液层的一个关系。比如你看一个城市你会看什么?为什么你会在10年前买深圳的房子,当时深圳的人口可能还没有那么多,但有大量人涌入后,房价上涨。如果深圳没有那么多潜在企业去发展,那这些涌入的人口有用吗?并没有,所以说企业的成长和用户的涌入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从而导致深圳地价上涨,房价上涨。在链上也是这么回事。从架构层来看,链上是不是有更多的开发者和活跃的开发项目,是否有更多人涌入,这两个还会牵扯到第三个关系:交易的数量,这个数量很重要。比如说在疫情期间,尽管城市人很多,企业也很多,但是生态就停止了,因为没有流动,他没有交易。你不能出去购物,商业不能往来,就会导致血液不循环,那么也会死掉。所以交易的数量就是看他活跃数量怎么样。这三点结合起来,最后能够产生的一定是指标的增长。

Cora:其实我挺同意Wilson讲的,其实前几个月我们也讲TVL,因为当时TVL增长很快,包括生态在迅速扩张的时候,我们也讲生态上应用的数量。那么对于一个公链来说,大家能看到数据是好的,至少这些代表一条公链在努力发展。虽然数据很重要,但我们觉得数据不是全部。前两天消息说Luna的TVL是所有公链里最高的,意味着他们目前发展的很好,那么之后呢?我们说币圈发展的太快了,币圈一天人间十年。所以我觉得要从一个比较大的方向来看吧。虽然全球持有数字资产的人数已经有3亿多了,但对于全球总人口来说,这不算多,中国人口就有多少?虽然说我们是Blockchain,今年发展很好,比特币涨了很多,但是我们体量还不够大。我们参与活动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未来币圈的体量还有很大增长空间。我们作为公链,必须解决的三个问题,就是安全性、去中心化和可扩展性。那么首先肯定要确保安全性,大家前面也提到了有没有崩过的问题,出现BUG什么的,这样你给生态上的开发者和公链的投资商看到一个足够安全的环境。其次就是去中心化和扩展性。我们Polygon之所以会选择在以太坊的一个基础上来做这么一个Layer 2,一方面其实是我们的创始团队早期也是以太坊的开发者,我们比较了解以太坊,我们说以太坊他是模块化的区块链,他首先确保的就是一个安全性,还有一个去中心化,那么的确今年无论是DeFi和Dapp的快速发展,导致以太坊变得越来越拥挤,这让网络对其区块空间有了一个空前的需求。所以我们觉得通过时间的累积,以太坊的安全性大家是有所了解的,在这么一条公链的基础上我们来作Layer2,来降低他的一个gas fee,提高他整个交易速度。然后目前我觉得公链处于一个爆发期,这所带来的问题就是性能瓶颈问题,所以Polygon在这一方面就致力于把扩容做到极致,包括我们收购了ZK领域的两个方案,我们也在尝试给它更好地进行完善,谢谢刘锋老师,我的部分说完了。

刘锋老师下面我们想讨论的话题,就是EVM。对公链真的那么重要嘛?最起码我能看到几个团队里面有用EVM的。

Wilson: 我觉得其实对于用户来说,最重要就是要简单。比如你用微信支付,你发现在不同城市需要切来切去的去换,相当麻烦,现在各个公链就像各个城市,他有像北京上海深圳,也有像东京或者纽约,但每个城市会有各个特点,现在的用户也没有看到差异和优势在什么地方,因为太早期了。但如果说我们先用一个简单的接口把大家都连接起来了,那这个时候用户切换更加便捷,不需要一个标准单独一个连接。因为在一个开放的生态里面,用户自由选择的权利也非常重要。我觉得在最早的这个阶段,首先要打开一个大流量入口,先以打开的方式欢迎大家,我们(这个链)能解决的问题,他们(别的链)可能解决不好,那么那边一些优质的项目可以继续保持,但也最好可以有一个非常通畅的窗口进入到这个生态。所以我觉得未来的发展会是一个同质化,某些点会形成一个共同标准,但另一些点就会形成所谓的差异化。包括应用的类别、项目的类别、用户的类别,习性等,逐步形成不同公链上面的文化。因为用户他有偏好。所以我刚才提的两个,一个是共识性标准型,它会往一个更简单更加统一的标准去发展,另一个层面是在产品或者项目层面,会走向一个差异化。

Cora:我们确实是EVM,因为以太坊的话不管是基于他的共识还是他开发者的一个基数,到目前为止应该是共识最强的且熟悉他语言的开发者是最多的。对于EVM这一块,首先我们要做的是以太坊上面的一个Layer 2, 首先我们是依托于Layer1 以太坊的一个安全性,那以太坊的问题是,他们的开发者没有专注于做扩容这一块,这样的话我们来做这个扩容。为了开发者友好度,为了方便生态上面的开发者无缝的衔接到Polygon上,我们强调的是强EVM,地址格式什么都是差不多的。同时还可以解决就是以太坊的gas费过高,生态上面过度拥挤的一个问题。但对于未来我们也不确定的一定是EVM,毕竟这个行业发展太快,年前还在说DeFi,现在就变成了DAO,中间又有过好几波趋势,所以我们也没法说以太坊从现在到以后能一直占主导地位,但目前来看,经历了那么多年,以太坊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是最高的。那么我们说一个好的底层基础设施是可以给到开发者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想象空间的,那么事实也证明在以太坊这个生态上面出现了很多genius的开发者,但现在问题就是大量的项目涌入导致生态过度拥挤,gas费过高,速度下降。我觉得目前最保险的方式就是我们来给他们做一个扩容方案。我觉得Layer2 目前位置还是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那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今年来了Metis,Arbitrum,这两天表现都非常好。所以我觉得未来也许,比如说Algorand他们做AVM也是很有发展的,以后可能会有大量的人用AVM,只是目前在这个状态,使用EVM是最舒服的一个状态。

修齐:我们今年上线了自己的虚拟机AVM,跟EVM比较来说,AVM是今年开发出来的,所以肯定比EVM要快、节能和便宜,甚至简单。但从现在的生态规模来说,前面这些优点都没什么用。但还是先说说优点,首先他可以用Python来写,一开始开发这个虚拟机的时候就选择Python,用的人多,现成的工具也多,开发者就可以用他们熟悉的工具来写应用。同时我们还有兼容库,把Python转码成Algorand可以直接识别的代码。从版本迭代的角度来说,我们的AVM也是更快速高效的,不会分叉,会一直适应时代和当下环境的需求而改变,可持续地发展下去。然后成本也比较低,gas费没那么高。基本上能提供EVM能提供的一切东西。说回生态体量,今年生态应用增长的竞争激烈,EVM兼容就感觉变得特别重要。很多项目方就是对EVM比较熟悉。那Algorand以后会不会接入EVM,我目前也不知道。之前看到有人问,接入EVM是不是最终都是在给以太坊生态打工,这个说话可能有一点绝对,但币圈用户的原生社会粘性比较高,长期来看,培养对自己生态比较有忠诚度的用户和项目还是重要的,先自己有一批忠粉,然后再看看能不能从别的生态挖点粉丝过来。从更大的一个角度来看,以太坊在智能合约方面一直是龙头,但我们也要相信公链未来发展应该是多元化,阶段式的。不可否认EVM很有诱惑力,他很庞大,充满活力,但如果未来市场的主流产品趋势变化了,或者有一些合规问题之类,都会有很大的变量,整个发展都还很早期,我相信包括Algorand在内,其他非EVM公链也一定会有自己的契机。

晓杰:EVM是Gavin在15年自己写出来的的,他有接受一个专访,他当时说EVM的确是当下。Polkadot也会去兼容EVM,但他认为Wasm是未来,我还想聊一下不同的角度,今年我觉得挺神奇的,EVM可能是在BTC共识和智能合约这个共识之后,我们这个行业的第三个共识。从BSC去兼容EVM开始,许多公链也开始去兼容EVM。第一个方面是以太坊发展出来这样的一个生态,是目前没有哪个公链能比拟的,现在出来的公链如果需要快速发展生态,一个便捷的途径就是去兼容EVM,把以太坊上面所有这些生态的开发者,玩法、应用都copy一遍,搬到自己的公链上,这是发展最快的途径。第二个方面就是这些去兼容EVM的公链,大家也不完全是在做投机取巧的事情,也都在以太坊上的EVM上做了许多优化,很多改进,也的确让gas费用下降了。一边让开发者获利,也让用户体验提高了。所以需要从两方面去看待现在所有的公链都去把EVM玩一遍的一个状态。对于波卡本身,EVM是当下,Gavin认为Wasm是未来。目前大家看到波卡生态5条公链都上线了,为什么只有Moonbeam用户增长相比其他几个平行链来说这么高呢?因为他完全兼容以太坊EVM,他们看到了这样的一个趋势,去兼容以太坊可以把自己的生态做出来,可以使以太坊上这些好的NFT、DeFi、这些团队都直接平移到波卡生态中。所以波卡生态中会有去完全兼容EVM这样的链,但波卡生态中也有做EVM+的,比如说Acala,他们会去做一些优化,会去结合目前EVM的一些现状,加一些subchain里面优化的东西进去,听起来可能是EVM的升级,让开发者更友好地去使用这个东西,但我的理解是他可能会有一定的门槛,相对于Moonbeam的无门槛,他会筛掉一部分人。理论上来说他是做了一定的优化,但其实他会有一个更长的周期去培养开发者。所以现在波卡生态有EVM有EVM+,还有未来的Patract做Wasm这方向的,所以波卡生态是一个阶段性的发展,波卡本身这条中继链的原协议不会去做这些事情,但是会扶持生态里面的项目去做,先兼容,然后做升级,然后再去开发Wasm。

Herbert: 刚才大家都谈到这个行业变化很多,但是我们Dfinity从来没有忘记初心,所以我们的网络叫互联网计算机Internet computer,我们有自己的VM,没有用以太坊的EVM,但是我们刚才通过了25个proposal,其中最得到大家期待的是,也就是几个月之内的话,会打通跟以太坊的一个交互,这里我们指的是一个整合,他不是一个桥。我们通过Chain Technology可以实现在我们的互联网计算机上完成一个签名,然后通过这个加密学的技术,可以使得所有在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都认可我们这个签名,反过来,因为我们所有的智能合约都是在一个容器里面,我们会在这个容器里面去运营全以太坊的节点,这样的话就实现了两个方向,从以太坊到互联网计算机,又或者是从互联网计算机到以太坊,这个智能合约是完全打通的,包括资产是可以完全互相流动的,这是在未来几个月之内我们就会完成的。这一步完成以后,我们会在IC上创造一个可以让EVM直接运行的环境。这样对于开发者来说相当友好。毕竟从15年到现在,大部分开发者都是从以太坊生态里面成长起来的,包括我们Dfinity很多的engineer和Leader都来自以太坊这个系统,这个趋势还会继续。我们希望通过技术上的升级,使得技术栈对于以太坊的开发者来说更加友好。上个月,我们在迈阿密的时候,有个艺术家做了一套NFT,他的智能合约是在以太坊上,但他的digital asset是在我们这条链上,走了一个特别有创意的新形式随着我们跟以太坊的彻底整合完成,不管是在NFT方面还是SocialFi、GameFi方面,会有更多类似的情况出现。

刘锋老师:我们最后问一个问题,请大家用一句话讲一下明年你所在的公链生态里面,最重要的产品回事什么?

Herbert:我们明天最期待是一个跨链签名,这是个产品升级,如果完成的话,我们会首先打通跟比特币的整合,这样在比特币上可以运行智能合约,然后就是可以完成刚才我说的跟以太坊的这个整合,我们通过Chain Technology来完成跨链签名。

晓杰:波卡如果能把XCMP协议实现了,就是很好的产品了。如果这个实现了,就能实现波卡生态中整个平行链的交互,希望明年完全跑通。另外从平行链方面来看,DeFi会走在前面吧。

Wilson:我说我期待的事吧,我们底层的这些技术做的都还挺不错的,但是我们现在比较拉跨的是我们的钱包,只有网页版本的,这是有优化空间的。第二就是生态的发展。从两方面来看,第一就是连接,我们现在虽然是EVM,但其实我们打通的这个Bridge还不够流畅,我觉得明年会更加通畅。第二个是类似于项目级别的爆发,因为当平台路都通了,机制都存在了,在整个应用方面,应该有十倍以上的成长。整个生态底子搭好的时候,就最期待生态的一个爆发期。我觉得明年所有的板块,还会呈现螺旋式上涨跟板块联动的这种效应。大家其实也可以关注一下USDC这个数量,USDT是很多散户用的比较便利的一个入口,USDC其实是很多机构进入的入口,他更加合规,所以USDC的数量变多,代表机构的进入,明年还是会不断地有机构进入这个市场,生态的底子会打的更厚。所谓的游资会在各种热点板块去徘徊,我认为明年还是一个螺旋式上涨的发展。

Cora:我觉得Polygon还是往技术方面发展,ZK发展,差不多按照今年这个节奏来发展。今年是SDK、Miden,明年可能就是新的技术方面的一个突破,产品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跟Opera达成合作了,他们明年会出个钱包,Opera的钱包大家可以期待一下,Polygon未来是想做一个更去中心化的项目,大家也还是在尝试解决那老三样问题,安全性、去中心化和扩容性。但还有一点,现在还有更多SocialFi和Metaverse的项目来申请Polygon grant,并且他们的项目等级比之前的都还要高,不管是项目背后的团队资源,他们项目的质感会更好,我是觉得明年SocialFi和Gaming的一些优质项目会有一个不错的表现,我也非常期待。

修齐:明年Algorand生态项目肯定会有一波爆发,有些东西虽迟但到,比方说在DeFi方面我们主要支持的一些项目,还有NFT、gaming,肯定会有一波推动,然后拉起整个生态一个爆发式的增长,这是大家比较期待的。另一方面就是技术,明年年初Algorand会预期上线一个新技术,叫状态证明,这个技术提供了一个后量子级别的安全性以及增加了Algorand与其他链之间的交互性,毕竟Algorand目前还是一个比较封闭的生态,所以交互性会很重要。

免责声明: 作为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 本站所发布⽂章仅代表个⼈观点,与深潮官⽅⽴场⽆关。如信息中侵犯知识产权, 请及时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第⼀时间删除⽂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