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法集资,切实提⾼⻛险意识

谁在控制iBox?

深潮TechFlow 2022-05-13 20:55:34
一个投资者更为关心的问题是,到底是谁在控制iBox?

撰文:马邦德

NFT,全名Non-Fungible Token,有一个中国特色的表达——数字藏品。这可能是时下最火的一个词语,2020年末,全球NFT的市值仅为3.17亿美元。而进入2021年,NFT市场迎来大爆发,现今全球NFT的市值已突破200亿美元。

数字藏品包罗万象,数字图片、音乐、视频等各种形式通过数字手段加密后,便拥有了一张独一无二的“数字证书“,具有收藏价值。

不过,在FOMO情绪和刻意的“传销模式”下,数字藏品也可能沦为一场资金盘游戏。

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

三协会提出,我国NFT市场持续升温,NFT作为一项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在丰富数字经济模式、促进文创产业发展等方面显现出一定的潜在价值,但同时也存在炒作、洗钱、非法金融活动等风险隐患。

最近,iBox频繁出现在社群中被提及,作为国内最大的的数字藏品交易发售平台之一,iBox极具争议,不少用户认为其存在割韭菜行为。一个投资者更为关心的问题是,到底是谁在控制iBox?

多次易主,iBox已经独立

iBox成立于2021年,官网显示其隶属于海南链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链盒科技)。天眼查显示,2022年1月14日,链盒科技发生了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投资人股权变更。

原股东海南新软软件有限公司、深圳市捷达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火原科技有限公司、海南盈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海南达锐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悉数退出。

此前盛传iBox由火币孵化,实际上,随着火币彻底清退国内业务,iBox NFT交易平台也完成了实控人易主。

在2022年1月14日股权变更后,iBox公司实控人便转变为超级星链数字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占比100%,成为链盒科技的唯一大股东。此时,超级星链和海南链盒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均为李威。

image.png

根据天眼查最新的信息显示,今年2月22日和3月21日,链盒科技分别进行了两次股权变更,经过这两次变更后,目前链盒科技的股权架构如下:

超级星链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为其大股东,占股50%;

海南链众互联网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20%;

海南链藏互联网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14.5%;

上海富穆科技有限公司,占股5.5%

郑海鹏,占股5%;

海南都城苍穹咨询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5%。

其中,海南链众互联网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海南链藏互联网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事务合伙人均为宣松涛,前者宣松涛占股80%,后者占股60%。与此同时,宣松涛占股超级星链数字科技有限公司10%。

就这样,宣松涛成为了iBox母公司链盒科技的大股东,占股29.7%,也是公司的最终受益人。李威为董事兼总经理,占股22.5%,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这意味着,iBox彻底脱离了火币,成为了一家独立经营的数字藏品平台

墨链团队掌管iBox

另一个值得深思的信息是,根据天眼查显示,也就是超级星链的大股东是李威、宣松涛、陈昌、唐凌等人。四人占比分为别45%、10%、10%、5%。

1.png根据天眼查股权穿透图显示,宣松涛是纸贵科技联合创始人。根据百度百科介绍,宣是清华大学区块链金融研究中心发起人、陕西省区块链与安全计算重点实验室理事、西安市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副会长。拥有丰富的产业区块链、Web3.0、数字藏品行业实战经验。

纸贵科技成立于2016年。根据官方介绍,这是一家专注于以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的技术驱动型企业,服务场景包括供应链金融、资产数字化、数据治理、产品溯源、司法存证、军事应用等。目前已经完成了累计三轮融资,建立了一支超过百人的团队。

企名片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共进行了9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蛮子基金、赛富投资基金、弘桥资本、李振国等。

天眼查的信息显示,唐凌是纸贵科技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其占股28.2%,是该公司的实际受益人。

百度百科显示,唐凌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是纸贵科技创始人兼CEO,全国工商联科技装备委员会常务理事 ,西安交通大学区块链技术与法律创新研究实验室发起人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区块链金融研究中心副理事长,APEC未来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

陈昌是纸贵科技的执行总裁兼CTO。他毕业于清华大学,曾任IBM高级研究员。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唐凌、宣松涛、陈昌掌管的纸贵科技在2017年推出了一个区块链项目:INK(墨链)。

该项目由唐凌作为联合发起人,陈昌作为核心开发者。注册商标并发行了代币INK,共计10亿枚。在项目巅峰时期,持币地址一度高达10万。

2.png

不过,随着ICO泡沫破灭,INK也逐渐从舞台中消失,进入历史长河。

继INK之后,收购iBOX进军数字藏品市场算是宣松涛、陈昌、唐凌三人的“三次创业”

搭乘数字藏品东风

过去几个月,国内诞生了60多家数字藏品资产交易平台。蚂蚁、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大厂纷纷入局。

去年6月,支付宝推出了“蚂蚁链粉丝粒”小程序(现更名“鲸探”),第一轮和敦煌美术研究所推出的两款付款码皮肤共限量16000套,价格9.9元,一经发售瞬间被抢空。

两个月后,腾讯推出了自己的数字藏品平台“幻核”,首期限量发售300枚“有声《十三邀》黑胶唱片NFT”,价格18元,秒售空。

数字藏品平台的爆发让纸贵科技嗅到了机会。

今年2月28日,纸贵科技推出了数字藏品平台“灵境藏品”,首发的两款藏品在10秒内售罄。

陈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数字藏品是去年在海外市场爆发的,我们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筹划。从产业区块链从业者角度,过去的业务场景普遍面向G端和B端,数字藏品是一个珍贵的面向C端,且用户有付费意愿的区块链原生场景。遇到一个有益区块链普及的场景,我们决定亲自去做。”

这或许是唐凌、宣松涛、陈昌接手iBox的原因。毕竟,iBox是国内比较知名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但是争议接踵而至。

比如,iBox于2021年9月发行10000份张国荣公益数字藏品,同时表示,收益部分将捐赠给张国荣生前长期合作的慈善基金会,去帮助现实中因幼时意外失去视力的盲童,但事后,iBox未给出钱款去向和公示,并将公告删除。

随后,大家发现张国荣公益数字藏品的发行商,厦门任星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雪超,同为纸贵云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纸贵科技似乎又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此外,火热的数字藏品市场让众多年轻大学生卷入其中,引发大量争议。

“数字藏品行业仍处于监管真空状态,消费者支付款项后其权益不能被有效保护,同时也缺乏相应的投诉及保障机制,存在诈骗甚至非法集资的风险。”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如此表示。

因此,国内最大的不确定性风险还是在于监管。当前,我国既没有对数字藏品进行明确定性,也没有对相关交易平台进行规制和监管,相关法律仍然处于空白状态。

专家建议,随着数字藏品的不断升温,相关部门应进一步明确数字藏品属性,逐步将其纳入监管体系,以推动这一新兴行业规范发展,规避可能引发的金融或法律风险

免责声明: 作为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 本站所发布⽂章仅代表个⼈观点,与深潮官⽅⽴场⽆关。如信息中侵犯知识产权, 请及时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站将第⼀时间删除⽂章。
评论